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母亲的眼神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8-05-16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李晓萍

偶然的一瞬,我在与母亲的对视中,内心被她的眼神击溃,我似乎从没想过母亲会老会病。我只知道,我始终生活在她关切的视线里。但是,母亲终究老了,她的眼神不再黑白分明,混沌的眼中早已没了曼妙年华时的潋滟春色,而我就在这样一副年迈的、稳妥安详的目光中看到了让我心痛的苍凉和孤独——这份孤独从她的内心弥散出来,点染了她的双手,她的白发,直到她的眼神。

自小,母亲最宠溺的人就是我——尽管我已人至中年,每个周末,为我做顿可口的饭菜于她是件很重要的事。每次,母亲都是清晨五点钟便开始忙碌,饭菜准备得丰盛、隆重。饭后收拾妥当,她便张罗着为我和儿子准备水果,还有为我带回家的饭菜。她边准备边絮叨着琐细的注意事项。我听得略有些心酸,在她眼里,我终究是个需要被人牵挂的孩子。回过身与母亲话别,还未张口,却遇到她落寞的关切的眼神,有种不安和疼痛突然在心中撕裂着、碰撞着。我想起,儿子出生的那天,当我被推下手术台,恍惚之中,母亲拉着我的手,趴在耳边低声问:“疼吗?”濡湿的眼中闪烁着关爱和心疼。很多年后,不论我遇到什么伤害,只要我想起母亲在耳边的轻唤,便不禁落泪。时隔多年,我内心最柔软之处又一次被母亲爱的眼神所击中。

母亲的性格鲜明、刚烈。小时候,我最担心做错事,如若我斗胆撒个小谎,在她的注视下,那眼神中的凛然便让我怯缩。我在她的眼中是透明的,而她的眼里也容不得一丝瑕疵。现在母亲老了——于我而言,她的眼神再也没有了当年的严厉,偶尔还有一丝讨好的意味——好像在说,我这样做是对的吧,我还是有用的吧。这让我感到,母亲比年轻时更需认可和尊重。

人老了,因为对生命的恐慌,便需要越来越多的陪伴,再强悍、坚韧的内心,面对自己珍视的子女,眼神也变得柔软,甚至有了微微的示弱。她待在时光的暗影里,子女的世界她走不进去,但她仍想活跃在子女们的世界里,期待着被关注、被重视。

很多年来,母亲的眼神都是倔强的、执拗的,不容任何人的质疑和否定。母亲的内心有着诸多丰盛平实的世间欢喜,又始终有一股少女般的爱骄气质,每每遭遇困苦和危机,她都表现出可贵的担当和坚忍,令人敬佩。在我年少的时候,我并未获得能力去触摸和解读——这样一个美好的榜样,这样一个强大的母亲。现在,母亲老了,我突然觉得辜负了过往太多的岁月。时光辗转,她的爱是我手里自始至终的底牌。无论人生怎样跌宕起伏,我终能在她爱的眼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