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电话线那端的母亲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8-05-14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武鹰

打电话是我和七百公里外的母亲最主要的联系方式。

今年已八十三周岁的母亲没上过一天学,一个字也不认识,就连一串数字组成的手机号码都让她眼花缭乱,看着电话机不知道怎么拨出去。所以,母亲至今也没有用上手机,使用的仍是那个用了二十多年的固定电话号码。

我弟兄五个,大哥、二哥和三哥都在家务农,四哥在离家一百多公里的安徽亳州打工,能经常回去。我离家最远,加上我排行最小,母亲最牵挂的是我,使用电话和母亲联系最多的也是我。

父亲在世时,每当母亲想我了或者有事找我四个哥,都由父亲先拨通,然后交给母亲来说。十年前父亲去世后,母亲再想打电话时,就只好求助于邻居。次数多了,母亲心里过意不去,每当我回家,母亲就会把我捎给她的东西给邻居送去点,表达一下谢意。

前年春节前,母亲高兴地告诉我,她学会打电话了,不用再麻烦邻居了。原来,大哥的儿子小鹏把我们弟兄五个的手机号按长幼排序,分别设成1到5五个数字,母亲要找我们弟兄五个的其中一个,只要在电话机上拨一个数字,就能接通。大哥后来告诉我,那一刻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逢人就说:“我会打电话了,拨一个号就能找到俺儿,真是方便啊。”此后,每当母亲感觉头晕、身体不舒服,她就先后拨1、2、3三个数字,大哥、二哥和三哥接到电话后就急忙赶过去。这样不仅方便了母亲,也让我们弟兄少了一些担心。

为了让母亲对我俩少些牵挂,近几年我和四哥约定,每周主动给母亲打一次电话,他周六打,我周日打。考虑到母亲吃过饭习惯串门,我们把打电话的时间放在晚上7点之后。母亲对我们的做法很满意,每当周六周日,母亲都会提前坐在电话机旁等我和四哥的电话。我基本上都能遵照和母亲的约定,在这天晚上给母亲打电话。

我给母亲打电话总是报喜不报忧,而母亲和我在电话里也是报喜不报忧。母亲患有高血压,时不时头晕,有时听到电话那端的母亲说话气息不足,嗓子嘶哑,我就猜测母亲一定身体不舒服了,但母亲怕我担心,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大事,就是感冒一点,吃吃药就好了。去年一个周日的晚上,我按照此前约定的时间给母亲打电话,连着拨了几次都没人接,我便打了大哥的手机,得知母亲因血压升高,在医院输了一周的液,母亲怕我担心,不让哥哥告诉我,也不敢接我的电话。

不知是电话机出了什么问题,有一段时间,我打给母亲的电话要么一接就断,要么提示电话占线,我在这边急,母亲在那边急。我后来从大哥那儿得知,那几天母亲老催着三哥去镇上修电话,说是我打电话打不通不知急成啥样。

其实,每次和母亲通电话也没有多少新鲜的话题,大都是重复了多次的话。我告诉母亲的总是她的孙子学习很用功、我和她儿媳妇都很忙、我们一家三口都很好,让她不用担心之类;母亲在电话里说的也无非是我四个哥哥多孝顺,经常给她送好吃的,我给她买的药,她吃了好几个月没晕过之类的话,反复叮咛我的就是要好好工作、听领导的话、不该拿的钱不能拿、不能犯错误、和同事搞好关系等等。虽然每次都重复着这些话,但母亲却乐此不疲,很享受和我通电话的过程,每次通话结束时,她总是高兴地说:“虽说你离家远回来的少,能够经常打电话和我说说话,我就很知足了。”

让我欣慰的是,在通话中我感到母亲的心态越来越好,她不止一次地对我说:“你爸走了这么多年,我现在都想开了,我得好好注意身体,我没病不遭罪,你在外工作也放心,我还盼着我最小的孙子上大学、娶媳妇哩!”这时候,我总是高兴地对母亲说:“您除了血压高点,身体没啥毛病,您一定能等到这一天!”

乡愁是一根电话线,我在这头,父母在那头。父亲走了,电话那端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声音;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听不到电话线那端母亲的声音,我只是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些、再晚些……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