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老家记忆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8-05-10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李云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聊城莘县十八里铺镇的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子很普通甚至有点简陋,大多数农户都是非常原始的黄砖红瓦房,稍微富裕一点的,会看到水泥砌的精致小楼。放眼望去,漫山的蔬菜大棚,这大概是这个村子最常见的经济来源,男女老少精心守护这片土地,亲手耕作、浇灌,似乎想把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都融进每一颗种子,埋进土里,期待着发芽结果。

这里有我虽不常见面但却至亲的家人们,很多很多年前,祖父祖母由于性格不合选择分开,祖母带着年幼的三叔来到了山东沿海再嫁,老家便剩下了祖父、大伯和父亲,祖母走后,家里的境况愈来愈差。家庭的解体,在那个民风保守的西部农村是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话题,父亲每当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说他能从村里人的眼神里读到廉价的怜悯,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讥讽和嘲笑。父亲有了难以名状的羞耻感,十八岁那年入了伍,后来还考上了军校,混出了名堂,帮家里还掉了上千元的债务,而大伯也学成归来,成了镇上的一名人民教师,村里人渐渐对祖父刮目相看,祖母离开的十几年后,这个家才慢慢在村里有了一点存在感。

在我上高中到大学的那几年,我的祖父祖母和大伯都相继离开了人世,落叶归根,祖母的骨灰也被送回了老家。几天前的清明节,我跟着父母回到老家祭奠亲人,这个地方于我而言,环境十分陌生,我甚至连在村里转一圈就会迷路,可当想到这里有许多家族的亲人,我又会油然而生归属感,感到一丝安定。走进祖父的老房子,看到很多长辈都已闻讯赶来,他们看到我进门,兴奋地用粗糙的双手拉着我左瞧右看,黝黑的脸上露出一口大黄牙,对父亲报以满意的憨笑:“二小,行哩,闺女长得真标致,像咱老李家的人!”这时,几个带着一身泥巴的小娃娃们跑了进来,仰着小脸乐呵呵的围着我打转转,有的叫我姐姐,有的叫我小姨,还有的叫我姑奶奶,我噗嗤笑出了声,大概长辈都早已教导过他们该如何称呼。我很少回老家,对眼前的长辈和孩子们更是印象模糊,虽然至亲已经离去不在,可是这一幕幕,让我亲切到想要落泪,我的体内有了一股温热,覆盖了我的离愁别绪。

仿佛每年清明节都是雨天,不知是不是天堂里的灵魂因为思念家人而挥泪,回到老家的当天晚上就开始飘小雨。晚饭时,整个家族聚在老房子里吃饭聊天,回忆起祖父他们生前的点滴。其实我对他们的记忆真的很少,我只记得祖父是个赤脚医生,一个腰背佝偻的小老头,拄着一根破木拐杖,颤颤巍巍,行走于乡村小路之间,给村民们号脉抓药;祖母是个高个子女人,嗓门很大,笑声爽朗,做事雷厉风行,家里家外一切事务都拿捏的很好;而大伯呢,长得很像明星费翔,是个思想前卫的数学老师,不管教学还是做人都有自己一套非常清晰的方法和原则。此刻我听着这许多我不曾陪他们经历过的故事,心情复杂,好几次讲到动情处大家都一阵沉默,静到能够听到彼此嘴里咀嚼食物的声音。

老家这边凡事讲究时辰,上坟吉时兴过了十二点,叔叔伯伯们扛着给祖父他们糊好的纸房子,和一袋袋“金银元宝”、纸钱,排着队,领着小辈们浩浩荡荡往山头走去。下跪磕头后,便开始“烧楼”,眼看火苗就要渐渐熄灭,忽起一阵风,吹散了灰烬,随风渐远,消失不见。仪式很简单,饱含的却是对亲人的深情切意,我的眼眶有点湿润,却咬着嘴唇尽量不哭出声,看着父亲和三叔凝重的侧脸和失落的眼神,我忽然对龙应台的那段话更有感触:世界那么大,有那么多的灯红酒绿等着你去看,但是不要留给父母太多的背影,你的时间那么多,千万不要吝啬给他们,你留下那么多,他们也只会留给你一个,但是那个背影,永远都不会回头……

我是个不擅长表达情感的人,只是喜欢用键盘敲打自己的情绪,这篇文章仅是我对老家记忆的一个缩影,更多的是借家乡悼念我的亲人,希望我的思念会穿越生死和时空让我远在天边的亲人听到,也希望引起读者的共鸣,斯人已去,珍惜眼前人。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