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寒冬竹叶雪作花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8-01-09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刘绍义

“寒冬竹叶雪作花”,是我改自陈与义的诗句。宋代诗人陈与义的《竹》诗:“高枝已约风为友,密叶能留雪作花。昨夜嫦娥更潇洒,又携疏影过窗纱。”月移竹影,叠印山窗,雪压竹枝的美景,一下子跃然纸上。

终于搬到小城的一楼居住了,免了爬高上梯的苦累是其一,能在一楼的小院里植蕉种竹,才是我的最爱。卧室的窗外我种植了芭蕉和竹子,虽然不多,那雨打芭蕉的滴答声仍然让卧室增加了不少雅趣,几竿竹子在冬天雪后的清晨更是别致。

喜欢在窗上搞艺术创作的,还有“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县官郑板桥,他在自家两间茅屋的窗前,置一小榻,竹阴乘凉,舒适无比;秋冬之际,“取围屏骨子,断其两头,横贯以为窗棂”,然后糊上洁白之纸,“风和日暖,冻蝇触窗纸上,鼕鼕作小鼓声”。这些不仅给寒冬里的郑板桥带来许多乐趣,更让无师自通的郑板桥画艺大增。“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真是“影落碧纱窗子上,便拈豪素写将来”了。

窗前的这几竿摇曳的竹子,时时让我想起家乡的竹林,那雨后春笋拔节的声音,伴着林中的鸟声、水声、风声和雨声,还声声在耳;冬日飞雪敲竹,银装素裹的竹林也历历在目。前段时间回老家,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去了,守住庄园的“三留人员”,早已让乡情渐行渐远,很多村庄都成了“空壳村”,部分田园荒芜,有不少老屋杂草丛生,给人一种人去楼空的衰败之感,只有那片竹林还生机勃勃,依然茂盛,一片葱茏。

我老家就住在竹林边,夏日与小伙伴竹林藏猫猫,冬日与小伙伴竹林打雪仗。也许是从小生活在幽篁绿筱中的缘故,我对竹子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就是住在小城的高层时,也在家中的瓦盆中盆栽了一丛竹,只不过不是家乡竹林中的青竹,也不是现在窗前坚韧的紫竹,它是一盆罗汉竹,疏疏朗朗四五根,高不到二尺,粗不及小指,但我也乐之爱之,相伴了好几年。我不知道郑板桥“一尺竹,数寸根,何处栽,古瓦盆”,说的可是这种竹,反正这种竹,非常容易栽,只要你别忘了浇水施肥,它年年都会郁郁葱葱,茂茂盛盛。

外出旅游,更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次与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江南的竹子,当然让人大开眼界,杭州云栖竹径,那高大的毛竹碧绿带粉,直上云天,“人家皆种竹,无水不生莲”,正是杭州真实的写照。我去的那年正是春天,真实地读懂了“雨后春笋”这四个字的确切含义。那笋利剑般,两天一大节,让人不可思议。

黄山太平湖,一百多里的水面,就像一面绿色的大镜子,深邃无比,它身边高大的毛竹山,倒映水中,构成菱形或正方形柱式倒影,就像现在都市倒立的楼群,又像是绿色玻璃砌成的,蔚为壮观。

印象最深的,是在四川灌县郊区的一户人家,门前一丈多宽的急湍奔流而过,门外一小桥通来往之路,更难能可贵的是,所有这些都掩映在高大的竹林中,人间仙境一般,竹林中的竹子,很多墩都生长在比它小的土堆上,根四外裸露着,不但不倒,而且还十分葱郁,也称得上是一种奇观。

“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仍虚心”;“留我同行木上坐,赠君无语竹夫人”;“有节骨乃坚,无心品自端”;“生挺凌云节,飘摇仍自持”。竹子不但是平安吉祥的象征,也是诗人歌颂的对象。画家的彩笔,更是常常涉猎,郑板桥的竹,齐白石的笋,郭味蕖的《惊雷》,哪一幅哪一笔,都让人过目难忘。

不避贫壤、伐而后生的顽强生命,不畏暑热、不屈严寒的坚韧品格,“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的素雅情操以及疏枝有节、高干森霄、亭亭玉立、清风拂影的卓卓风姿,让我一辈子爱竹子种竹子。风中清竹影,灯下白头人。竹子,不仅飘在我窗前,根植我家乡,更日日夜夜摇曳在我的心中,与我依依相伴。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