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 乳山宣传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口风云录(二)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史 >
  2017-11-28   来源:乳山网(乳山宣传网)   作者:于家广

孙振先劫持十二区区中队

《中共乳山党史大事记》记载:1945年8月17日,国民党投降派孙振先率残部200余人,夜间偷袭乳山县十二区区中队,劫持干部、战士23人,乘船逃往青岛。途中排长于幸福、班长于天运准备夺枪与敌人搏斗,被敌人发觉,当场将两人投入海中并开枪杀害,其余押往青岛。

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后,除盘踞于烟台市的白书普部保安队外,蓬莱的郝铭传部、牟平县的纪显邦部、福山县的张立业部及孙振先部等,都纷纷逃到烟台,烟台市日伪军总数增至5000人。他们负隅顽抗,拒绝向八路军投降。为了迫使日伪军向烟台抗日武装力量投降,由东海独立团、乳山独立营、昆嵛独立营、牟平独立营和烟台大队等组成的攻烟部队2000余人,于17日向盘踞在烟台及其附近县城的日伪军展开全面进攻。部队迅速攻克迟家、黄务、宫家岛和上夼南山等日伪重要据点,形成对烟台市区的严密包围。眼看自己被我军消灭,包括孙振先部在内的部分敌人开始撤离烟台,寻找活路。

高元祝,乳山寨镇盘古庄村人,今年86岁。他说:“那一天,我在家织布机房看门,村长高瑞彩到我们家开会。他喜欢喝茶水,就叫我烫两壶水给他。忽然有人送来情报,说孙振先沿乳山河下来,要求派人堵截。村长一听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土匪司令孙振先过来了,吓坏了。他先把我藏在地瓜窖里,后出去组织民兵堵截孙振先。可他们到了乳山河后,孙振先早就往南去了。”

当时乳山县十二区区中队驻防在到根见村,小管村邵昌乐的父亲也在里面。他们住在一村民的六间的房子里,这六间房子中间有一堵墙,把这栋房子分成东面三间,西面三间。因为院墙上有一个小便门,所以东西两个院子是相通的。当时区中队队员住在东屋,区中队的厨房设在西屋。据说区中队前一天还会餐过,准备第二天离开到根见村。

邵先泽,乳山寨镇小管村人。他说:“这一天晚上,土匪孙振先装扮成我八路军来到乳山口西海岸,抢劫了到根见村的几条渔船后,又来到十二区区中队的住处。因为他们都在睡觉,被孙振先捂‘家雀’了,最后把他们劫持到青岛了。那一天,天还不太亮,区中队一个厨师早早起来到群众家去借‘火种’,准备回来做饭。当他借到‘火种’回到西屋时,发现东屋有吵闹声,感觉不正常。他赶急从后窗跑出去,跑到后山,逃出这次劫难。这个厨师是到根见村人,叫高贤瑞。这些队员被劫持到青岛后,被严密地看管起来。在看管的人员中,有一个人是我们这儿的人,北司马庄村的一名区中队队员就跟他套近乎。因为老乡关系,这名看管人员决定把北司马庄村的这名区中队队员放跑。他说:‘你只管往北跑,北面是一片果园。你跑的时候,我假装往天上开枪。’就这样,这名队员从青岛跑回了家。1958年在修院里水库时,我碰到这个人。他给我讲了这件事。”

那么孙振先为什么老远从烟台逃跑过来,又到到根见村把乳山县十二区区中队的队员劫持了呢?

邵先泽说:“这个桃源村距到根见村很近,一个村在山的南边,一个村在山的北面。传说海阳县桃源村有一个地主与烟台孙振先有联系。他了解乳山县十二区区中队在到根见村驻防的情况,就写密信告诉了孙振先。因此孙振先决定从乳山口逃跑到青岛,再劫持住在乳山口西海岸的十二区区中队,到青岛国民党那儿好论功行赏,提高自己的身价。”

孙振先,原牟平县初家镇孙家滩村人,组织地方游击队,与共产党作对,是一个出名的杀人魔头。1943年春夏之交,他把时年28岁的受伤的房守基活埋了。房守基,现乳山市午极镇房家村人,1938年参加了牟平县人民政府的保安队,同年10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由战士升为保安队长。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他长期活跃在牟平,福山一带,抗日救亡,杀敌除奸。多次深入敌人内部,虎口拔牙。房守基的保安队犹如一把锐利的尖刀,神出鬼没地在敌占区中穿来穿去,使敌人深感头痛而无法对付。

与国民党军斗争的重要阵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由于形势相对稳定,进出乳山口的商船还是比较多的,其中一些商船专门为胶东解放区运送军用物资。因此国民党军队的快艇经常流窜过来,抢劫停泊在乳山口港的商船。为此,我军民给予坚决的打击。

大约在1945年9月份,青岛国民党军乘坐着一只快艇先后两次流窜到乳山口内,拖走两只满载棉花的商船,给我们造成重大的损失。

针对国民党快艇的嚣张气焰,姜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姜世忠安排村里基干民兵连加强对进入乳山口内的国民党军队的快艇进行监督,以便消灭进犯的敌人。

大约在10月份,国民党军队的又一只快艇流窜到乳山口,再次准备抢劫商船。这只快艇刚进乳山口外,就被在地里干活的姜家庄村基干民兵发现了。民兵的警报哨子被“嘟嘟”地吹响了。这个村的基干民兵连副连长、兼姜家庄乡基干民兵教练官姜玉良立即组织起十几位基干民兵奔赴乳山口东海岸,并进入山坡的战壕里隐蔽起来。

当这只快艇进入射击范围时,姜玉良一枪击毙船上的驾驶员。

姜玉良,海阳所镇姜家庄村人,今年90岁。他说:“我是打兔子出身,枪法是八九不离十。当时这只船距我有二百多米远时,我就看见船上玻璃窗内的驾驶员。我朝着这个驾驶员的头上一瞄准,一枪把他打死了。”

过了一会儿,这只快艇熄火了。失去动力的快艇,随着海浪开始在海里飘荡。又过了一段时间,快艇上的人员开始抛锚,被固定在海里。

由于不了解快艇上的敌人武器装备情况,姜玉良指挥民兵继续监视,自己赶到所陈家村向上级汇报情况。县上立即安排大庄村的一只船进入乳山口,靠近这只快艇。快艇上的三个人很快缴械投降。后来这只快艇被拖到大庄村后的芦苇荡里,被隐藏起来。船上的三个人和四支步枪被上级带走,死去的那名驾驶员被埋葬在大庄村附近的海边。

后来国民党的飞机过来两三次,寻找这只快艇。

姜玉良说:“这只快艇被拖进芦苇荡里,上面覆盖着芦苇,敌人的飞机根本发现不了。”

当时,为了防止国民党军进犯乳山口,保护进出乳山口的商船,乳山县独立营的一个连常年驻防在乳山口,有一段时间住在旗杆石村,有一段时间住在刘家庄村。

段会善,下初镇段家村人,今年92岁。他说:“我1946年在乳山县独立营当兵的,我们连专门把守乳山口,连长是万口村魏常仁(音)。大约是1946年春天的一天,国民党的一个汽艇闯进乳山口,我们连立即带着枪炮到了大乳山西坡的战壕里隐蔽起来,准备战斗。后来发现这是一艘国民党的商船,上面没有国民党兵。在县独立营的配合下,东海关乳山口分(支)关高祚(盘古庄村人)等人登上了这艘商船,并将船上的电台掐断。最后把这艘船开到乳山口。这个船上装有大量的美国香烟、橘子粉和袜子等。我们独立营的战士搬了三天三夜,才把船上的东西卸下来。”

南黄岛村东北方向有一片海域叫蛎子圈,这里海阔水深,是南来北往船只良好的落脚地和避风港。因此这里来往的船只很多,民兵就在这里设立检查点,对停泊的船只逐一进行检查。

1947年9月的一天,五只来路不明的帆船在蛎子圈抛锚避风。村里立即组织民兵带着一颗手榴弹前去盘查。在检查一只船的船舱的过程中,发现里面有一个人,还带有一支手枪。民兵们由此判断这些船一定有问题,他们可能是国民党特务。一民兵立即上前从这个人手里夺取手枪,可遭到这个人的抵抗。其它船上的敌人一看形势不好,首先向民兵开了枪。民兵们也立即进行了还击。由于紧张,一民兵把没拉险的手榴弹直接扔到敌人的船上。

在这次战斗中,南黄岛村民兵把一个敌人拉下船来,其他人驾船逃跑了。

宋京荣也参加了这次战斗,左臂还受了伤。他说:“那时候,我们海岛民兵也没有什么武器能打击敌人,也没有办法报告上级,眼看着敌人逃跑了。敌人逃跑时,把宋玉平、宋钦仁两人拉走了。听说这两个人在外海被掀到海里。”

在这次战斗中,民兵宋玉平、宋钦仁、宋忠吉和宋宽吉牺牲了。解放后,这四位民兵英雄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新四军返回南方的口岸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我军奋起自卫,华东陈、粟大军在苏中地区七战七捷,然后根据党中央“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主动放弃一些城市,向苏北、山东一带转移。华东局财委也迅速作出了战略转移的决策,布置华中银行各印钞厂既要服从全局,安全转移,又要千方百计坚持生产,保证军需任务。经过周密安排,各印钞厂先后落脚临沂、诸城和乳山。后来部分人员又从乳山返回苏北,开始新的征程。

1947年9月,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准备向国民党军队进行全面大反攻。10月初,华东局决定组织一批精干的干部和技术骨干到苏北去,那里有大片解放区,亟待建厂印制钞票,以供大反攻时恢复经济、发展生产等所需的大量货币。当时,大批人员从陆路转移困难很大,上级决定从海上秘密返回苏北。

封成在《铁军》一文中回忆:1947年10月8日,根据上级指示,把隐蔽在崖子一带的华中印钞厂的男女干部和技术工人一百多人集中起来,编成若干个班、排,还分发了几十支长枪和一些手榴弹,在石楚玉厂长、吕凤沙书记的带领下上了路。除了两位厂领导,其他人谁也不知道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是默默地一个跟着一个向前走。

大约晚上9点多钟,他们来到海阳所的一座庙宇内。厂领导要求大家就地休息,不准外出,不准唱歌,不准高声喧哗。大家坐在庙中,各自都在心里猜测:这么神秘行动,一定是要我们通过海上去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

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吕书记就召集全体共产党员开动员会。他激动地低声向大家说:“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我们就要从海上乘帆船返回苏北解放区去建厂生产,迎接大反攻了!”

大家一听,心情顿时激动起来,真想大声欢呼,真想使劲拍手。但此时此刻,不允许大家这样做,因为这次行动是绝对保密的。虽然听不到大家的笑声,但是同志们的脸上都绽开了朵朵欢愉的花。

吕书记接着说:“从海上乘帆船回苏北,神不知鬼不觉,国民党也不会想到我们会从海上走。但也不是没有危险,我们要经过国民党占领的青岛、连云港等地。海上可能遇到国民党的军舰巡逻,可能遇到国民党的飞机侦察。我们每个共产党员,要带头严格遵守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如果一旦被国民党军发现,我们要跟他们拼,做好牺牲准备,绝不当俘虏。”

党员会议结束后,石厂长又召集了全体队员会议,宣布了晚上的行动,以及乘船的注意事项和组织纪律。

在庙内吃过晚饭,两位厂领导就领着大家上了租来的两只宁波帆船,告别了乳山。经过几天的颠簸,10月11日清晨,他们返回到苏北射阳。石厂长兴奋地向大家宣布说:“到家了!到我们苏北解放区了!”

姜秀明,海阳所镇姜格村人。他说:“华中印钞厂的干部职工落脚的那个庙宇可能是泓兴院,他们出发的港口可能是泓兴院北不远的保福沟北的乳山口的一个海岔子。”

华中建设大学是华中解放区培养革命干部和建设人才的新型大学。1945年初,中共中央华中局创建于淮南解放区盱眙县的旧铺镇新铺村,抗战胜利后迁往淮阴续办。1946年3月,建大由中共中央华中分局领导,计划办成比较正规的多学科大学,但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学校被迫从淮阴长途迁移。1946年10月,建大北撤至山东省莒南县,1947年3月18日到达海阳县,校部驻盘石店。大约在9月底10月初,战火逼近东海地区。华东局决定建大停办,全校师生从速向东北转移。

至此,历时三年的华中建设大学实际上已经结束,李亚农校长和夏征农副校长率领教授们和县团级以上干部渡海去了东北解放区。校部与各预科部组成的临时干部和各系干部、学生以及建大附中的师生先后赶往石岛和乳山口,准备乘船向东北撤退,只因通道被敌舰封锁,除少数撤往东北外,其余均未及转移,仍回海阳或在乳山等地分散在群众家中隐蔽。

但因我军已在附近地区与敌激战,大批华中同志无法集中隐蔽,因此决定突围。经取得有关部队和东海地委、当地县委同意后,有的由部队护送,多数由兵站安排分别组织突围。经一个多月长途行军。历尽艰难险阻,最后到达鲁中的华中分局驻地和鲁南华东局驻地附近。后经组织安排,建大一部分同志被调到军事、党政机关和财贸、文艺部门工作,大部分同志学习一段时间,分别参加山东和新解放区工作,在各种岗位上为夺取解放战争的胜利和中国革命的胜利贡献力量。

1947年3月,由于时局的发展,新四军卫生部、华东白求恩医学院、华东国际和平医院以及部分伤员被迫转移到乳山境内,进驻腾甲庄村。后来,我军粉碎国民党军对胶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并对国民党军进行大反攻,时局发生逆转。因此进驻乳山的新四军部分人员通过乳山口返回南方,踏上新的征途。

总之,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年代,胶东军民在乳山口一带与敌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谱写出一曲曲辉煌的乐章。而乳山口承接了我军大量物资和人员的转运任务,这注定为它增添了更加辉煌的红色历史。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