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民俗 (四十五)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民俗 >
  2017-12-26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辛明路

第十章  邑语乡音

语俗是语言的使用习惯,与方言的概念不完全相同。方言是全民族通用语言的地方变体,在语法和语汇上形成了地方特色,包括特殊用字、字的音义同变、音变义同、音同义变等情况。通用语言与方言,有的时候也相互换位,忽悠原为东北方言,现成为了全国的通用词;将媳妇的将,是古代通用词,而后来却缩域为胶东方言。乳山方言的发音、语法等,1998版《乳山市志》已有较全面的记录,本书侧重记录语俗,选录邑语乡音中一些与外地不同的土话、常言、俚语、地名等。

第一节  土话

正宗的乳山话在夏村、育黎、乳山口、大孤山、白沙滩、海阳所及乳山寨东北部、诸往东部、下初南部,冯家、南黄、徐家等镇的东部村庄带有文登腔,乳山寨西南部、崖子南部、诸往西南部带有海阳腔,崖子西部带有栖霞腔,崖子、午极、下初、冯家几个镇的北部带有牟平腔,从乳山人说话的口音上,就能知道是来自哪个乡镇的。腔调不同,说出来的土话味道也不同。比如崖子、诸往有些村庄的口音,把集发音直、粗发音初、区发音趋、使发音四、账发音葬,吃发音起、谁发音勺、姐发音者等,但本节不以记录口音为主,为主记录邑内大土话。

疃(村庄)/夼(山谷)/ 泊(平原)/岚子(山林)/港(海汊子)/湾儿(水坑或海湾)/汪(水池)/嗫(是、行)/呲、尅(训)/噘人(骂人)/扣、悭、酋、夹惜(均指吝啬)/蛆(不愿意别人得好)/钦(不满或否定)/缜(不活跃不随和)/捏(是或知道了)/熥(熟食凉了再加热)/搛(用筷子夹食物)/揍(做,如揍饭、去揍什么)/稳(放置)/扽(拉平)/艮(食物嚼不烂)/糠(口感空软)/柴(口感粗硬)/轧(发音嘎,结交)/跐(踩踏)/踹(孩子淘气)/烀(蒸或煮)/薅(拔)/月(用手折)/齁(咸着了)/啖(吃饭)/善(盐少味淡)/哈(喝)/咂(吮吸)/听(也指闻味道)/棒(瓶,一棒酒即一瓶酒)/捕着(捕方言音补,捕着意为抱着)/听听(闻味)/朝饭(早饭)/嚣(薄)/晌饭(午饭)/夜饭(晚饭)/汤(面条)/粑粑(玉米饼子)/饽饽(圆馒头)/馉飵(水饺)/站(玩)/站站儿(闲聊、消磨时光)/那(你或你们,多对应俺、昝zǎn使用)/说(谁,用于疑问句)/趟(遇上或摊上)/糙(坏)/熊(无能)/龙(有能耐)/晴(等到或轮到,指好事)/蛤(趴)/参(打,参人即打人,参磨指凿深磨齿)/桢(不理人)/践(孩子多动贪玩)/冲(说话态度生硬)/糠(身体孱弱)/岑(媸,不漂亮)/和(麻将用语发音胡)/镜(米粥等流质板结成冻)/虹(发音将)/割(发音嘎)/轮(发音林)/渠(发音巨)/角(发音脚)/酵(发音孝)/弄(发音咙,做的意思)/谜(发音闷儿)/丢儿(圈儿,转了几丢即转了几圈)/趟儿(往来次数的量词,去某地几趟即去过几次)/莫儿(次数,我去过好几莫儿了)。

没靖杆儿(一会儿)/老靖杆(时间较长)/没及歇儿(时间不长)/老及歇(时间很长)/成天见日的(整天时间)/孤轮孤(特意)/剔轮剔(单独)/刚得刚(刚才或马上)/忽拉巴(突然)/忽达旁(偶然)/打不瞧儿(罕见)/特为、特地为(故意)/没了瞧(出乎意料)/就溜儿、就里儿(顺便)/星跟着(马上或立刻)/闲么站儿(出乎意料或有意无意)/大顿儿(越发地)/差么点儿(差一点)/坐地窝儿(开始或当初)/大约某、大某量(大约)/添早儿(趁早)/(总共)/备不住(说不定)/眼看着(很快)/眼望着(盼望)/眼睁睁的(着急而无可奈何)/眼瞅着(眼见得)/带犟儿(勉强地)/管多儿(一直这样)/随跟着(立刻)/凿实(确实)/大顿儿(越发地)/隔晃儿(一蹴而就)/就里儿(顺便)/一拉岚(规格大小不一的混杂状态)/一遭儿(全部)/统共弄儿、合共弄儿、统共、合共(总共)/差没点儿(差一点儿)/恐么(恐怕)/本底儿(本来)/信根之(立即)/月日(农历每月初一)/月黑天(没有月亮的夜晚)/白日(白天)/黑天(夜间)、前日(前天)/大前日(大前天) /明日儿(明天)/后日(后天)/大后日(大后天)/先番儿(前些日子)/头晌(上午)/傍晌(接近中午)/正晌(中午)/过晌儿(下午)/夜儿、夜来(昨天)/十冬腊月(泛指冬天)/雾露头(雾)/老么(很)/老么粗细(很粗)/老么宽窄(很宽)/老么大小(很大)/老么高矮(很高)/老么深浅(很深)/老么沉重(很重)/老么厚薄(很厚)/老么贵(很贵)/老么远(很远)/忙活活的(很忙)/稀溜溜的(很稀)/厚墩墩的(很厚)/营生(活计)/揽水(游泳)/带哧(喷嚏)/哈吸(瞌睡)/饥荒(债)/弄么(在做什么)。

老的老们(列祖列宗)/老少爷们(父老乡亲)/尊儿(佛塑像或神塑像)/浑家子(大伙)/当意(满意)/担意(值得)/担凡(尽量)/粘乎、粘和(亲近)/格痒、烦恶(讨厌)/捂醋(烦恼)/嫌乎(嫌弃)/草计(无奈或认输)/勒克(故意为难人)/周理(修理)/不耳拾(不听、不理睬)/嬉搭尔混(不上心)/三七葛搂(种种原因)/嬉溜(开玩笑)/流球、马流(用于小孩子为调皮或大人为不务正业)/嘴子(光说不做)/勒筛(撒娇)/犟眼子(倔强)/二糊(犯糊涂)/少叶肝、少锨煤、少把火、不熟、半潮、半吊子(缺心眼儿)/二虎、二愣子、二挣子(莽撞或憨蠢)/来愣儿(显示、逞能)/各路道(另类)/外路种(特别)/败折、踢蹬、作索(糟蹋)/褦襶(不晓事)/委碎(脏)/撸生、力巴头(不专业)/初步拉子(刚学会)/拐的(姘头)/揍后(当后娘)/撩手(不干了)/石硼(露出地面的石头)/河崖(yai,指河岸)/河水(洪水)/大河水(大洪水)/地场儿(地方)/瓦楞(大海螺)/波(小海螺)/戳戳(钉螺)/蛤股(罗面的支架)/角子(小舢板)/地拱子(独木轮小推车)/砘(碌碡)/豆枕(枕头)/胰子(肥皂)/趴麻儿(捉迷藏)/煎煎宝(包袱剪子锤)。

愿愿(给口好气)/罢实(算了)/愿人的(羡慕)/不宾服(不相信)/眼门前儿(目前)/才刚(刚才)/ 赶相应儿(赶巧)/久流的(赶快)/备不住(说不定)/包圆儿(全包了)/带犟生(勉强)/不走字儿(运气不好)/得擞(轻佻或不稳重)/参齐(得擞)/参头(讨人厌)/打呴、打嗝(呴发音沟,呃逆)/不舒擞(不舒服)/得擞风(不稳重)/愣头青(冒失)/青力包(不随和)/迂絮(罗嗦)/鸡毛腚(轻狂)/这坡(这边)/薄棱盖(膝盖)/眼支毛(睫毛)/头门顶(头顶)/薄信筋(脖子后面)/瞒心沟(脑后勺下)/锨板骨(肩胛骨)/嗓根头子(喉咙部)/肋巴(胸肋)/弯弯肚子(花样多)/花花肠子(风流)/懒塌塌的(人懒)/馋么哈的(嘴馋)/担以(值得)/中乎来子(中等)/中当中(正中)/老鼻子了、老起了(很多)/几好的(较多)/没两个、没点儿、没丁儿(很少)/多所(问有多少)/整个郎儿(整个)/煞实(扎实或结实)/啬刻(力难胜任)/早班(起早)/挡害(妨碍)/贱材、下材(下贱、犯贱)/真装(地道)/暄透(松软)/娇之(挑食)/瞻扬(显摆)/多嘴撩舌(多嘴)/赶弄(讨好)/上付(解释或安慰)/乔站站的(挑剔或摆谱)/某量(估计)/委秽(不干净)/拉乎、癞待(不利索)/温突(水温热而不高)/笨拨啦出的(笨手笨脚)/咤煞、上头(对长辈失敬)/出窕(身材相貌标致)/浑实(壮实)/笨葫芦种(笨蛋)/寨根子(不出条)/斤斤来晒的(规格不够)/不在乖(不达标不完美)/精细(机灵)/寻思(思考)/某量(估计)/掉向(迷失方向)/老鼻子了(很多)/没两个(很少)/煞实(扎实或结实)/挡害(妨碍)/贱材(下贱)/下材(不稀罕)/ 娇之(挑食)/悟灵(手巧)/打腰(吃得开)/嘴子(光说不做)/多嘴撩舌(多嘴)/小月子孩儿(新生儿)/小子(男孩子)/双棒子(双胞胎)/藏眼儿(魔术)/老乡熊(对农民的贬称)/断道(拦路抢劫)/和局的(调停人)/旁人(别人)/什、么儿(什么)/么样儿(怎么样)/这气儿(这工夫)/这场儿(这地方)/那场儿(那地方)/团团的(圆形)/翻滚热、方滚热(滚烫)/条白的(很白)/焦黄的(很黄)/墨黑的(很黑)/血蓝的(很蓝)/显绿的(很绿)/花老抱儿(花色杂)。

词汇是按先实指后虚指、先形象后抽象由简而繁地进化发展起来的,并在不停地变化着,即使不惜加大篇幅,也难录其详。

第二节 常言

常言道,道的都是常用语。由土话衍生出的常用语是地方语言中最鲜活的部分,有些常用语虽不为乳山独有,但在境内使用频率较高的,也做收录;然而,在全国流行十分普遍及其他书籍里有记录的,本书不重复记录,尽量节省印刷纸张和阅读时间。有些嵌名语(含地名、村名和人名),如“好男出在潘家、好女出在焉家”等,有褒有贬,被褒者高兴,被贬者气恼,本书不收录。常用语如下:

人行善,天在看/好儿有好娘,好种打好粮/一亩地也得要个场,一百岁也得要个娘/只有恼人的儿和女,没有狠心的爹和娘/稳(拿)手里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娘的支眼亮儿(孩子是妈妈的最爱)/猛虎吃不了儿和女/小看苗儿,大看梢/孩儿哭,抱给他娘/搡树从小入(扶正树木要从小苗开始)/侄女像姑,不像也乎乎(还是有点像的意思)/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汉子老婆还得张张口/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勤勤人吃饱饭,懒人受饥寒/能省囤子尖,不省囤子底/只要锄头勤,地里有黄金/早晨好天不是好天,小时好命不是好命/男的手大抓宝,女的手大抓草/一斗九簸千百辈子不能坐,一簸九斗千百辈子不用(用指纹测劳逸贵贱)/好狗不咬鸡,好汉不打妻。

当面教子,背后劝妻/千金置产,万金置邻/是亲三分向,是锅热过炕/好汉子管庄管疃,赖汉子管碟管碗/这山望着那山高,到了那山把脚跷/没有那个弯弯肚子,就别吃那个破镰头/能应许一头猪,不应许一条鱼/一个馒头还没有掰个顶(刚开始)/直流棍打不着,歪歪棍打/按着葫芦瓢起/会打锄也就会打镰/得金马驹还想它娘/一个豆没有捞着吃直嚷嚷(不吃亏)/话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官不打行礼的/清官骑瘦马,财主不扎挂(不打扮)/有穷人没穷山,扒拉扒拉一大摊/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没有法治/小孩属破车,颠巴颠巴强老些/三岁看老,落地看苗/有一哭就有一笑,有一干就有一涝/大米干饭喂狼狗,临走汪汪咬两口/守着馋的没有攒的,守着勤的没有懒的/窗户纸一捅就破/嘴像棉裤腰似的(拙于语言表达)/说了半天是一头晌(等于没说)/不打鸣不下蛋的(不着急)/道三不着两的(说话没有逻辑)/甩手掌柜的(不干活的人)/倒油瓶不扶(懒)/横草不拿竖草(懒)/迈着锅台上炕了(不应该走的捷径)/光哼哼忘唱了/心望之,口犟之/叫唤雀儿不长肉/竹筒倒豆子(全部说出来)/爆燎豆儿似的(语速太快)/嘴大吃四方。

像刷锅虫一样(孩子灵活好动)/敲着头脚动弹(机灵敏捷)/枣越捎越了,话越传越多 四六不对齿(合不来)/不如问问薄棱盖(膝盖,遇事不问糊涂人)/吃惯相宜籽了(习惯沾便宜)/得相宜哈哈笑,吃了亏浃猫尿(流眼泪)/别冻了地瓜(意思是把家门关上)/怕夹尾巴吗(责怪不随手关门)/闷葫芦种(不开窍的人)/钱褡子口朝下背(能花钱)/人生在世三样美,娶亲抱子喝凉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有毛就不算秃子/有福不会享,就跟没有福一个样/丑不丑,义和手/能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买卖好干,伙计难轧/一把一搂擞(当场及时兑现)。

扯丝拉竿长的(不利索)/给个棒槌当针引(引线)了/手打鼻子眼就见(很快就会看结果)/秋亮(一种昆虫)叫一声,懒老婆吃一惊/过了十五就十六,恬着驴脸还照旧/ 老姑子画眉(做事潦草)/吃好汉子股的(分享别人的成果)/蜂子蜇腚似的/吃着锅里看着瓢儿/脸儿壮吃得胖 碗大勺子有则(规则,计量)拾的儿郎不养爹(没有付出就别图回报)/三尺肠子闲着二尺半/听人劝,吃饱饭/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昂头老婆低头汉,走坐有打算。

肚子疼搽二百二(红药水,喻方法不当)/不怕牙长镂了脚后跟/自己耳门台子后(耳根后)的灰看不见(无自知之明)/搂草的叫(让)拾粪的训着了(受了不相干人的批评)/隔山望见蜢虫飞,出门让牛绊倒了(宏观与微观失调)/只顾眼门前(无长远打算)/家丑不可外扬,打断胳膊袖里藏/有爹的哭爹,没有爹的跟着瞎咧咧/看对眼是龙,看走眼是虫/远敬衣帽近敬财,出门要有好穿戴/在家靠爹娘,也门靠朋友/印石在腰,骑马带刀/少不看三国(防汉滑),老不看西游/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能吃飞禽四两,不吃走兽半斤/邻居碗换碗,亲戚包换包/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春雨贵似油,下哪儿那儿收/十五不下盼十三,十三不下半年干/八月绉绉九月温,十月还有个小阳春,冬至刚要冷一冷,腊月里面又打春/星稀热煞鸡,星密下大雨/满瓶不响,半瓶乱咣当/拖倒公拉倒婆(行动冒失)/犯风的锅子,挡不了燎烟的气/生姜挡不了辣气/过意不去过不住(爱面子)/不打勤勤不打懒的,专打不长眼的/能给人遮风挡雨,别给人遮明(方言音:孟)当黑/宁给明白人牵马坠镫,不给糊涂人当祖宗/牛节箍搭脖梗子上了(农忙开始)/懒一懒,瞎个眼/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一物降一物,卤水湛豆腐/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要想发得玄,不是打鱼就是放蚕/伙房漏,伙马瘦/猛火没有湿柴,就怕懒汉弄不来/虱子多了不咬人,饥荒多了不压人/磨镰不误割草功。

臊鼠狼子专咬瘸鸭巴(鸭子)/一窝貔子不嫌臊/说得呱呱的,尿得哗哗的/干遭(次)好事尿在井里/兔子多了吃老虎,蚂虮羊儿(蚂蚁)多了垫翻车/看蚂虮羊儿上树(形容闲)/大体不离招虎山(招虎山在邻县海阳境内)/针鼻大小的眼儿,斗大的风/虱子多了不咬人,饥荒(债)多了不压人/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一筐木头砍不出个盏儿(小杯子等小物件)/光着腚推磨,转着圈丢人/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地摆球满地滚,干活儿惹人恨/拉拢不是亲戚,赶拢不是买卖。

拖上椅子拉上炕(待人热情)/狼吃不算账,狗吃撵断腚根肠(厚此薄彼)/不打那块地里走,不知那块地儿碴/朝赶狍子夜赶鹿(形容忙)/起早的碰见带黑的/有个三把五六刷子(有点本事)/脸皮厚的当绑穿/三天爬不到河崖/得一碗水就行船/一碗凉(清)水看底/不是难劈的柴(容易说服)/墙倒显出耗子/贼走抡担杖/锅台后的汉子/擎起棍温温,落下棍扎撒/拿着穇糠换大米/先打个兔子腰里别着/抬轿的,吹号的,溜须的,捧圣的(捧人)/好犍子不拉地(犁地)。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要(永不反悔宣誓语)/随着尿跑了(偷懒)/  咬人的狗不露牙/一斤鸭巴十六两嘴/烀烂猪头烀不烂嘴 跑了杀猪佨也不吃连毛猪/才吃了几碗高粱米(涉世不深)/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播蛴毛(有毒的毛毛虫)碾盘大小,惹不起躲得起/鱼轧鱼,虾轧虾,王八轧个鳖亲家/兔耳朵长,马耳朵短,骡子耳朵听满疃/兔子转山坡,转来转去回老窝。

1998版《乳山市志》第859~860页载:“早起雾笼头,晌午晒葫芦/人黄有病,天黄有雨/天有老龙斑,下雨不过三/日落照,提笼着裤子没场儿尿/朝刮三,夜刮四,晌午起风刮一时/星儿纰,晒煞鸡;星儿密,要下雨/玉皇山戴帽儿,不是拉屎就是尿尿儿(要下雨的意思)/不怕初一下大雨,就怕初二没好天/秋雨不过沟,下哪儿哪儿收/八月皱皱九月温,十月还有个小阳春,冬至月儿刚得冷,腊月就打春/春天捅一棍,秋天吃一顿/人哄地皮,地哄肚皮/种地不使粪,等于瞎胡混/买卖本发,庄稼粪发/六月六,看谷秀/清明耕一半,谷雨种一半/干天锄头带雨,涝天锄头带火/豆子开花,捞鱼摸虾/有粮无粮看籽粮/熟一朝,麦熟一晌/春雨贵起油,连下三场就不收/麦盖三床被(下三场雪),搂着饽饽睡/吃不穷,穿不穷,打算不到一辈子穷/越吃越馋,越坐越懒/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师傅领进门,修练在个人/你家有黄金,领居有戥子/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多懒,龙多旱,媳妇子多了婆办饭/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好汉子争气,赖汉子争食/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不怕不认货,就怕货比货/多年的小溪流成河,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强扭的瓜儿不香甜,捆绑的夫妻不美满/天上下雨地下流,两口子打仗不记仇/守好邻,学好邻,巫婆的闺女会跳神/耕地看拖拖,将媳妇看哥哥/有智不论年高,无智空活百岁/行船自有行船日,就怕艄公没好天/吃东西的日子短,见人儿的日子长/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给儿孙当马牛/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人敬有的,狗咬丑的/树大自直,女大自俏/心给知人,饭给饥人/打煞的是犟嘴的,灌煞的是会揽水的/眼经不得手经,手经不得常舞弄。”

属算盘珠的——不拨拉不动弹/属骆驼的——掏(吃)咸没个够/属戳戳虾的——出门忘了家/属驴的——蹶(倔)子头/属孙猴的——没有老实气儿/狗戴帽子——人的不是/狗坐椅子——装大犬/狗吃青草——有二心/庚午家的驴——百病上身/老鼠钻进面缸里——混充白胡子老头儿/臊鼠狼子赶集——里外一张皮/腰里别着驴旋子——一时一转转/山草驴(一种大蝗虫)变蚂蚱——一辈不如一辈/狗食虫(萤火虫)当灯——没多大亮(量)/是个海蜇也得——颤一颤(战一战)/长虫钻进竹竿里——一挺(停)/猴儿吃芥末——瞪眼了/猫儿吃洋火——呜一阵/猫儿枕着鱼——哪能睡着觉。

苍蝇飞到花丛里——装蜂(疯)/蚧巴子吃个花骨朵——自个觉得美/屎起亮(屎壳郎)戴花——臭美/腰里绑根扁担——横里行/搂草打兔子——当捎带/地豆子(土豆)搬家——滚蛋出沟/西北风挂棘子——连风(讽)带刺/戴着乌纱弹棉花——有功(弓)之臣/皮秋子看山——有熊话能嗤/扛着犁犋下四川——经(耕)过大地了/罗锅子上山——钱(前)紧/红胡子(强盗)打官司——一面的生意/蚧疤子跳儿脚背上——不咬人格厌人/豆腐掉儿灰堆里——吹不得打不得/蟹子过河——创(竖立)起眼了/月日黑头(年除夕夜)没有月门(月亮)——年年如此/正月十五贴门神——晚儿半个月了/小嫚的脚——扎撒(放肆)开了/三岁长胡子——小老样/拐着小篓卖桑枣儿——混充果木行儿的人/沙拉窝栽葱——好大的辈儿/臊水狼子(黄鼠狼)上门楼儿——晕道道的/南园的眉豆——紫角(自觉)的/王木匠参梢(做木水桶)——有头算一个(都来帮忙)/家雀子吃苞米——量呛/家雀子跟着燕蝙蝠飞——熬儿眼儿遭儿罪/二帮轿夫子——在后边/武大郎儿贩海蜇——人熊货也熊/车轱辘轧眼镜——对眼了/辫子上挂秤砣——打腰/新新媳妇扎鞋儿——一朝醒醒(图新鲜)/二嫚子她婆——俩名/成相兰她妹——成相英(相应、合适)。

群众的语言是生动形象的,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动物、植物、物件、事例,都是说话打比喻、做具象的素材,比如从前农村的驴在常用语言中使用的频率就很高,驴打滚、驴脾气、喘驴气、驴踢蹶、驴脸瓜搭、驴前马后、非驴非马、黔驴技穷、骑驴找驴、借坡下驴、倒驴不倒架、驴嘴不对马唇、推完磨杀驴、好心做了驴肝肺、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磨道上的驴听喝、脑袋叫驴踢了(讽刺人笨)、见了驴上树都不笑、长毛驴驮不起金鞍子、耳朵长驴毛了(讽刺装聋的人)、小老鼠上磨道充大耳朵驴、懒驴懒马屎尿多、驴屎起溜(驴粪)外面光、驴耳朵长马耳朵短骡子耳朵听满疃等。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